大半年的流水账

生活总是不知道会在什么时候给你点“惊喜”。

过去的一年间发生了挺多事情的,对我自己来说有好事也有坏事,上上下下大起大落,最开始的计划被一次次地打乱,每一次都算是艰难的抉择吧。

看了下博客也有半年没更了,更让我觉得惊讶的是上一次挂了“随笔” tag 的居然已经是2年前了(可见这两年读研生涯中我是多么正经…),准备来理一理过去这大半年的流水账。


校招的大潮

大概是去年6月多投出去的第一份简历,到10月中旬签下 offer 为止大概经历过 NVIDIA、大疆、华为、网易游戏、网易云音乐、腾讯、阿里的面试,然后聊过几家独角兽(后来有一天接到厦门航空招聘组的电话真的是吓到我了!招副机长?还专业不限?入职后再做飞行培训?……也许我应该应下来跟他们多聊聊的)。

NV 的笔试题很简单,然后6月份就迎来了我人生中的第一次电话面试。虽然当时完全没怎么准备,却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1 小时的电面里面大概问了我快40道题,幸而对 GPU 和 C++ 这块还算熟悉,有惊无险。之后是 4 位面试官一共 4 小时的车轮面(一人一小时,连着一个一个上的那种)。

虽然面对 NV 时很匆忙,但还是很感谢这段面试给我的经验,经历过车轮面之后后面再来啥都不怕啦。NV的校招流程整体给我的体验真的非常好,谈薪资和 offer 之前都不管你未来是不是有可能拒,一律先免费给做一次入职体检!以至于后来抉择完选了别家的时候真的是觉得很不好意思,觉得有点愧对一直帮我处理了整个校招过程的HR小姐姐。我投的岗位是 Deep Learning Performance Architect,其实工作内容都是我很想做的方面,只可惜后来有了另外的考虑。

网易游戏是线下笔试,当时运气不好的是笔试的日子刚好遇上实验室有另外的事情,只好放弃。网易云去了杭州现场,还找在网易的上届师兄蹭了一顿他们的食堂(不得不说!猪厂的食堂是真的赞啊!什么都有,而且员工吃饭免费!要啥自行车!)。可惜投的岗不太对,面我的小哥说他们部门是做推荐算法的,要的是纯算法方向,看完我简历说来他们这里不太合适,可以帮我推荐到百度的部门。额,知道是这个情况,那后来就干脆开始跟小哥聊天了(原来小哥自己就是从熊厂跳过来的)。最后还是婉拒了他的推荐,真的都是很好的人啊。

华为没啥好说的,聊得还行,奇怪的是我投的明明是杭州的岗,最后说录的却是深圳。体验就没前两个好了。

阿里的 PAI 算是我之前很早就看上的部门了,一年前就在知乎上看到了他们发的研究分享以及招聘公告,然后在他们校招开放的第一天开始了内推的过程。一路下来,3面和交叉面都给了我很大的压力,完全是被按在地上摩擦的那种。虽然觉得自己当时没有表现好,但是经历过面试就能感觉到他们是真的对我感兴趣的方向非常了解,我也相信如果我去了这里也一定能够学到我真正想要的东西。他们家跟 NV 岗位的区别可能是工作重心会更偏系统一点,NV应该是跟偏向加速卡这块。纠结了很久。

P.S.可能最后杭州这个工作地点对我来说也比其他城市有更高的吸引力吧。

然后跳出来半路截胡的是腾讯和大疆,之前做梦都没想到过能够拿到这么高的 package。遥想当年本科毕业的时候,想着拿个十几二十W就顶天了(当时没定下来要不要保研的时候身为一个魅粉还差点就去了珠海…),面对好几倍的数字我是真的犹豫了。腾讯的方向是安全平台,要处理巨量的流量数据所以需要高性能高并发的支持,总的来说还算是系统方面的工作。大疆的岗位是个新部门,目标倒是跟我想做的比较契合,只是经历过阿里的面试之后,我觉得自己在这方面缺的东西不是一点半点,本来研究生阶段的工作很大程度上都已经是我们自己在一个新方向上摸着石头过河了,工作后再去到一个需要一边学一边慢慢建设的部门,我确实没有太大的信心了。

后来跟很多人商量了我自己的想法:在一开始工作的时候还是更想去一个成熟一点有足够积累的部门,我希望在离开学校的一两年间能尽可能地先提升自己。过来人都是劝我说没必要跟钱过不去(捂脸)……当然,薪资的吸引力还是很大啊,只是也许真的是我太年轻?

至少我到现在还是怀有这样的想法,也希望未来真的开始工作之后自己不会为当初做的这个选择而后悔吧。

Apple 遇上西雅图

本以为已经结束了所有校招日程,可以老老实实忙手头上最后的一些事情准备毕业了,结果10月底收到的一封邮件又改变了我原来的计划。

Apple?做 iPhone 和 Mac 的那个 Apple?又是一件做梦都没有想到过的事情发生了。

很难形容当时刚看到邮件那一刻是什么样的心情,二十多年来我跟苹果唯一的交集就是用过一个 iPod Nano,结果突然有一天天上掉下来一扇门,打开以后就能去到地球的另一边,去到一个拥有全球最高市值的公司。

还有人会犹豫吗?

于是得到导师的同意之后开始了又一轮的面试,之后是等HC、背调、准备签证材料等等等等一堆麻烦的事情。

等到真正弄完所有的手续,等签证材料寄到已经是1月底了,能够约到的最近一次面签时间是1号的北京使馆。于是31号跑去上海FedEx的仓库人肉取了签证要用的表,连夜赶到北京。

然后,果然还是被 check 了。我记得这时候贸易战还没开打,但是也许计算机和 AI 相关的内容早就已经成了敏感词了吧,签证官根本就没问几个问题,要了个人简历扫了一眼之后直接就给了条子。

可是我原本的打算是2月开始实习的,这样可以赶在学校毕业答辩之前回来。从大使馆出来之后也想过要不就这样算了吧。

现在想来如果当初没有继续坚持下去,也许就不会有再后来的这些麻烦事了吧。嗯…当然我人生中也会少掉一段珍贵的经历。

这都是后话了。

接下来这一等就是2个月。

真的非常感谢我在 Apple 的主管 Jay(要说这也是一种缘分呐,我喜欢的第一偶像周董叫 Jay,之前也经常用这个作为自己的英文名),最初是他给了我这次实习的机会,在我签证被 check 之后还愿意帮我推迟实习的日期,并且在以后的日子中给了我很多帮助。


4月6号,终于登上了飞往西雅图的航班。

更幸运的是,去 Cupertino 做入职培训时正好赶上了公司内部的一个学术交流会,让我有机会走进 Apple Park 以及 Steve Jobs Theater(应该是果粉圣地吧)!

最惊讶的发现大概是原来国际巨头里面也会有重复造轮子这样的事情了,以前一直以为可能只有国内的公司才会有不同部门“很巧地”刚好都做了差不多的东西的情况……

西雅图从纬度上来看应该算很北方了,却觉得一点也不像国内北方的气候。也许是因为靠海?这边下雨很多。总体上对一个来自江南地区的人来说,这里还算挺舒服的。

神奇的是虽然说下雨多,但是即使雨天也很少看到有带伞的人,有时候走在路上发现只有我一个人打伞的时候就很尴尬。所以后来我也不带了。

在 Apple 每周都是 955 的生活,做的是自己很感兴趣的方向,每周大大小小的会也能听到学到很多新鲜的东西。这样的日子真的很赞啊。

Office 里的同事们都很友善。偶尔下午开完会之后,大家也会约着下楼,走过几条街,然后买杯咖啡带回来继续干活。

但是某天突然意识到从过道前走过的人中可能 CMU 的一抓一大把,坐在隔壁的小哥是 StandFord 毕业的高材生,前几天跟我聊过天的另外一个实习生小姑娘是 MIT 来的。于是会觉得应该要更脚踏实地地对待每一项任务,我差的还很远啊,我要学的东西还很多啊!

一开始的日子现在想起来都觉得好笑。因为不熟悉美国超市的情况,想买双拖鞋都花了我一两个星期才找到……

然后一个人去了 Pike Market、Space Needle、附近的一些博物馆。某个周日去 Pioneer Square 参加他们的 Underground Tour 时导游都笑话我这么好的日子跑来听历史课真是可惜了。

收到的对我英语的最高评价是 Underground Tour 中一对老夫妇惊讶地问我:“Where did you pick up your English?” 额……惭愧惭愧,我觉得我听力是挺不错的,不过口语是真的不太行哈哈。


主管说问我愿不愿意留下来做 Full-time?

以前是真的从没想过还有出国工作这个选项。但是如果能拿着美元的工资,做的还是自己最感兴趣的方向。Why not?

遗憾的是我过来实习用的 J-1 签证会有一个回国工作的限制,而豁免手续似乎也不是我当时的情况下能顺利办下来的。

更麻烦的是学校没有远程答辩的选项。由于最早的签证被 check,实习开始的晚了,一系列连锁因素导致中间还卡着一个关口必须回国参加毕业答辩。而我拿到的 J-1 签证只给了单次入境的机会,这意味着回国后需要重新再办一次签证,还存在没有办法回来做完后半程实习的危险。

嗯……真的居然又被 check 了!🙄

大概是要凉了。

也许是至暗时刻

卡塞尔学院对你来说是一扇门,打开这扇门你就会进入新的世界,但那样你就再也回不去了……你每做出一个新的选择,其他选项就消失了。自始至终,你都只有一条路走。

——《龙族IV》

对于一个毕业生来说,临走前夕最惨的事莫过于告诉你还不能走了。

没错,匆忙从大洋彼岸飞回来,然后签证被卡,毕业也遇到了麻烦。还能更惨一点吗?

嗯,可以的,人一旦开始倒霉,好像所有不好的事情都会接踵而来。当然另外发生的一些事情也是后话了,不想说了。


得知答辩日期的时候已经只剩下不到一周时间了,然后赶紧买了回国的机票,预约新的面签,在路上修改大论文以及准备答辩的材料。

Anyway,中间的事情一言难尽,最后的结果就是按学校的流程,一旦错过了6月的毕业窗口就只能等11月才能拿到双证了。学院说一切按流程办事,而且当初请假出去实习时“发生任何事情后果自负”的字是我自己签了的,好吧,确实没毛病。

只能说这也是我自己的原因吧,一切都处理的太着急了,没有把该准备的东西都提前准备好。不作死就不会死,自己作死的苦果只有自己吃了。


惊完之后的几天后开始后悔:

  1. 还不如当初就干脆把毕业时间推到11月呢,这样至少还能做完实习再回来;
  2. 其实虽然没确定时间,但是大概在5月中旬需要回来这是早就知道的,如果早在5月初就提前回来准备好,是不是就不会遇到这种麻烦的情况了呢;
  3. 再或者如果当初签证被 check 的时候就放弃,老老实实在学校里面待着,也许也不会有后面这些坑了;
  4. 不,等签证材料从去年一直等到 1 月底这事本身就很不顺利了,也许早就该放手了?
  5. ……

会想如果有时光机,那要回到哪一刻更好呢?回国前、5月初、或者更早到2月……不,这样一想过去后悔的事情多了去了,有太多“如果当时不这么做会怎么样”了。

世界上有好多事情是可以重来的,但更多的只会有一次机会。

时间就是这么公正。


最后开始接受现实并且思考解决办法,然后理了理这段日子我收获了什么,付出的代价是不是真的有这么大。

理性思维战胜了感性思维。

理工头脑:画个表格列一下?

不不不,那还是算了吧。

一年前可能不会有这种感触:除了签证以外,出个国真的是很平常的一件事情。之前有时实验室的一些项目中也有要去别的省出差的时候,也会面对完全陌生的环境,会有很多新鲜的事物,感受到不一样的文化和氛围。可能区别就是路上时间会更久,当地文化的差异更大吧。

这 1 个月的海外实习经历对我即将起步的工作生涯来说是真的很珍贵了。体会到了大公司内部轻松而又非常有序的节奏,长了很多见识,也体验到了他们是怎么看待 AI 领域的未来的。

另外……至少从生产力工具层面,软粉表示真香!Mac 对程序员来说是真的很友好啊。Pad + Pencil 的体验感觉也要比 Surface 更好一点。

离职前拍的最后一张照片。

工牌手册上第一条就是不允许拍照发到任何社交媒体上,不过既然已经离职了应该也没关系了(吧),还是留个纪念。

Keep Going!

几天前看到以前的一篇博文收到了评论:【October】。还是有不少感慨的。

可能是性格原因吧,我常常会自己反思自己以前做过的各种事情。更重要的是,如果我写的东西能给到看到这些文字的人任何帮助或者鼓励的话,对我来说也会是很开心的事情。

一直觉得自己是个对自己没什么信心的人。以至于有时候发生了一些好事的时候,第一反应不是高兴,而是会迟疑自己是不是真的 afford(想了半天没想到怎么表达比较好,还是这个单词比较顺)?然后小心翼翼地珍惜。相反遇到麻烦的时候却能比较快地接受现实,可能习惯了对自己没有那么高的预期吧,然后能很快恢复过来:既然事情已经这样了,有空自怨自艾不如想想怎么解决,生活还是要继续啊。

做过很多未来规划,但是也经常被一些未知的因素打断。幸而这大半年来,大多数的“意外”都是向着更好的方向改变,嗯,最后这当头一棒挺重的,不过也还算受得了吧。

也想感谢一路上所有帮助过我和给我肯定的人们。

我不知道自己之前做的这些选择是不是都是对的,可能也没有人能说自己的评判是绝对正确的。唯有希望未来做出每个抉择的时候也都能有自己清晰的想法,不要让自己后悔!


听歌的口味可能被网易云带偏了?……现在感觉离了这个 App 已经没法听歌了。

最近发现了一首新歌很符合我现在的心情吧,原子邦妮的《谢谢你曾经让我悲伤》,可惜版权问题没法贴外链在这里了。

欢迎关注和一起分享:

0%